header

ºC

门票情况

游客承载量预估

停车场

APP下载

ºC

ºC

ºC

当前票数:票多

游客人数:有人

2019年3月26日

60000人

2019年3月27日

60000人

2019年3月28日

60000人

剑门关旅游咨询服务点停车场:有空位

游客中心停车场:有空位

翠云廊旅游咨询服务点停车场:有空位

详细内容

论华山和剑门关

    只有到过华山后我才明白什么叫险山峻岭悬崖峭壁,什么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才恍悟自已小时候做作文时动不动把山峰形容为刀削斧砍是多么幼稚可笑。远远向华山北面望  去——必须在远处,近了会产生恐惧——华山完全不是正常意义上的山而更象一块凌空垂下巨大无比的石头,而且人无论如何仰视,看到的也只是这块巨石的局部,偶尔见飞鹰在云间奋力向巨石顶端挣扎。它完全不是刀斧所能削砍出来的陡了——它的上部竟是向外倾斜,有一种已经向人倾倒让人恐惧的感觉。在如此超乎人想象的花岗岩巨石削出的绝壁下,人不由会感到卑微,会对一种巨大的震摄力产生敬畏。

    后来我从南坡上山,发现华山这样由浑然一体的巨石削砍的险峰无处不在:不要说个个凌绝的朝阳、莲花、落雁、云台、玉女五峰了,就连上山途经的千尺幢、百尺峡、擦耳崖、老君梨沟和苍龙岭等,走过的人无不感受到一种来自无形力量的威压。就说苍龙岭,不过是华山裸露的一部分岩石,长约3华里,顶部宽不足1米,临深却700多米,形若鱼脊,且石面光滑,两旁绝壁直立,走在上面目眩心颤。相传唐代大文学家韩愈,当年攀山到这里时,恰逢雾起云漫,他顿时胆颤心惊,既不能进也不敢退,不禁放声大哭,心想必死无疑,只得写了遗书投下山去;幸好被人发现,把他救了下来,至今这里的石壁上还刻有“韩退之投书处”几个大字。

    韩愈当年有什么感想不得而知,我猜想很多能登顶华山的勇者,攀到顶峰后除了一种历险后的豪情外,都会生出华山险绝雄绝的感慨,并带着一种山之巍巍人之渺渺的敬畏心情下山——华山往往和虚无漂渺的世界联糸在一起:太上老君、道教圣地、劈山救母。每一处石上都有神话,神话中让人忘了自己。

敬畏是自然而然的,当人自我感觉渺小的时候。我就将这种心情一直带了很长时间,直到剑门关后。

    剑门关和华山不一样,是另一种风格的雄险:这里山脉东西横亘,72险峰如72把石剑;当然这峰,远不如华山峻绝,然而奇的是,这东西横亘的雄山中间却活生生断裂出一个口子,恰如一个刀削斧砍出的石门,门洞长约500米,两旁是断崖绝壁直刺云天。仰头望去,悬崖间几株苍松弄险攀云,白云中几只飞鹰时隐时现。这便是名冠古今的剑门关了,真是天然的雄关呵!无怪乎能够让一夫挡关万夫莫开。

    剑门关不似华山给人无形的威压,却隐约有另一种力量。我站在关内峭壁下,一边寻觅久远的模模糊糊的历史陈迹,一边惊讶于大自然创造的这又一杰作:这巨大的山石怎么能断裂的如此奇妙呢?我仔细端祥着峭壁,突然震撼了——原来这冲天壁立的绝峰,竟是鹅卵石和细小的泥沙组成,其间甚至还混杂着贝壳。鹅卵石光光滑滑普普通通,完全是小河里的那种,放在掌心彷佛能听到水声涓涓;贝壳形态各异且大多完整无损,也和河滩上见惯的一样,指尖轻弹彷佛看到悉悉蠕动。苍海桑田,在这里沉淀成了历史长者的旷世唏嘘。

    抚摸着峭壁,我似乎握到了智慧老者的手掌,窥见了时间隧道的亮光,也许还触到了沉甸甸的思想。我曾听到许许多多剑门关的故事,虽朦胧而生动,却总如梦境,似懂非懂,似真似幻。然而今天我终于读译了这故事,却比原来的更生动更真实。剑门关的峭壁上刻有许多名人名士留下的妙笔绝文,然而我更愿解读那没有言语没有文字的抚摸。那叠叠重重的抚摸中,都有些什么人?有带甲的战士?有挑担的樵夫?或者还有篷头的旅者,奔忙的商贾?甚至还有失意的流放者?

    离开剑门关时,我将一块鹅卵石和一个贝壳装进贴身的衣袋,让另一种温度渗进我的毛孔。我再一次问自己:这巨大的山体和千古雄关,竟是看似卑微的沙石撑起的么?我不止震撼了,一种新的敬畏油然而生——这敬畏竟将从华山带过来的敬畏一扫而光。剑门关没有神话,有的是能拧出汁水拧出酸甜苦辣的真实的世界。